非诚勿扰江苏卫视在线直播高清直播在线观看

  • 《驴得水》黑色的笑料,人性的泥潭
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11-05 15:52 |来源: 风漂娱乐

黑处有什么

区别于开心麻花第一部大电影爆笑喜剧[夏洛特烦恼],[驴得水]对自身的定位是黑色喜剧。

而提及黑色喜剧,[僵尸肖恩]、[疯狂的石头]、[教宗的洗手间]这类作品也许要闪现眼前。那种荒腔走板过后笑着倒吸一口气的滋味,[驴得水]也有,且做得不错。

调性之黑

既然作为黑色喜剧,那就得有黑色喜剧的道义。

[驴得水]的道义并不完全集中于后半段对人性的轰炸中,它还在前半段夹杂着荤段子的欢快基调之上若隐若现。

经由舞台剧长久的锤炼,跃居银幕的[驴得水]在剧作上做到了扎实、可靠。故事从一则不轻不重的谎言入手。

这一谎,是老师们为养驴打水,将其虚报为编制内的教师“吕得水”,以此获得每月多出的一份工资津贴。

如此耍着小聪明的心机,附着了开心麻花一贯的幽默元素,张一曼的出格行为,以及与裴魁山就性层面进行的暗示、调侃,加强了笑料的响动与力量,也使影片从风格上与其它“清新喜剧”划清界限。

作为彻头彻尾的黑色喜剧,[驴得水]的笑料包袱反复抖落在成人式的领地内,而这尚且是形式上的不同,除此之外,影片的成人性与所谓的黑色标签,还建立在后半段的荒诞与极端的语境中。

周申、刘露两位导演在苦心经营了半段笑点频仍的欢快戏码后,不惜在时间线的跳跃中,让情势急转直下。

目的在于,将“驴得水”的谎言中包含的欢快与理想,与“吕得水”的反扑中影射的人性阴暗拉拽至一处,任其厮杀。

两者的结合与过渡,称不上多么自然,但高反差的本质与氛围,确也道出了几句更多讽刺的暗语。

割裂欢快与黑暗的,是身披貂绒,傲然归来的铜匠,而将这种黑色基调引向癫狂极致的,则是张一曼的陨灭及孙佳的逃离。

影片临尾满山蹦跳的彩球,让整桩故事重获平和,可埋在深层的黑色调性,却因为人性的无法泯灭而持续存在着。

这是[驴得水]与[夏洛特烦恼]最大的不同,它所谓的喜剧元素,是表面的好笑,“千谎圆一谎”的过程中失控的事态,才是黑色散发出足以震慑每一颗人心的强大威力。

人性之黑

[驴得水]对正、邪的界线抱以模棱两可的态度,态度之中,又是男人与女人价值观的博弈。

张一曼作为片中为数不多的女性角色,代表的是美好的理想。

头发被剪之际,她幻想过大伙身着红白新衣,欢声笑语拍照留念的场景,这是在最初的谎言未被打破,或被揭穿后仍能皆大欢喜的局面下,才会成为现实的美梦。

然而,正如女性角色在数量上的劣势,理想本身再美好,也抵不住更多男性角色所代表的,现实成分的轮番撞击。

现实是什么?电影给出的答案是生存与利益。与之相比,张一曼家和万事兴的希冀,又算得了什么?

实际上,[驴得水]对人性的解剖远不止于对性别意义的划分。

它在汇聚于三民小学的众生相中,摸索出两条不同的人性底线,再将其安插至铜匠领衔的底层民众群体,以及特派员代表的知识分子群体中。

片中所演,底层民众的底线更多时候是尊严。

铜匠与张一曼一夜寻欢过后,便在心里埋下了爱情的美好种子,这粒种子让他快乐,生活也有了念想。

但随后,张一曼无奈之下脱口而出的“你就是头牲口”,却直接碾碎了铜匠的这层幻想,尊严被践踏的耻辱瞬间抹平了爱情带来的美好。

底层民众搞不出更多幺蛾子,唯一计策,便是对践踏者施以肉体与精神上的报复。

至于知识分子的底线,则又有不同。比如蒙在鼓里的特派员与知晓真相后的特派员,对待校长和老师们的态度全然不同。

前者一派正经,偶露和善,只因自身的利益未被撼动;但后者已知骗局始末,为守住权财,不惜找来士官,以代表着绝对暴力的子弹,保证铜匠继续拥有吕得水的身份。前后之反差,何其讽刺。

铜匠的弃善从恶,特派员的霸权统治,皆是人性底线中深刻的苍白之色。

影片对不同群体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的建立,是准确而讨巧的。周申与刘露,充当了暂时的判官,用力地在人类劣根性的疤痕上再划一刀。

总体上,[驴得水]是一部拥有好故事的电影。

不可否认,演员过于夸张的表演方式,使影片在某些时段显露出话剧感的特质,但庆幸的是,这种夸张在片中呈现出了统一性。

比如贯穿于张一曼与周铁男两个角色中的荒诞、漫画感。氛围的相同,反倒使所谓的夸张甚至变形,成为影片可看且独特的标识。

总体上,[驴得水]是一部拥有好故事的电影,不可否认,它在形式上存在问题,譬如演员过于夸张的念词方式;缺乏灵动性的调度;又或前后半段过渡时的割裂感。

但对于一部首次从舞台转战银幕的作品而言,其视角、力量及其背后的立意,都在各自的层面上达到了难得的惊艳。

在可触动观者内心的前提下,电影属性强弱的争执,倒显得不再那么重要了。

    • 相关阅读: